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梅州新闻

两省五县“老虎圩” 寻找昔日“九圩婆”

2017-06-14 09:15 来源:南方日报 黄思华

广福镇积极打造“边贸强镇”,完善圩场基础设施,圩市规模越来越大。

圩场上,老板为客人包装商品。

农历五月十七是蕉岭县广福镇的圩日,圩场一条街货源充足。

  “赶圩出人,一日三到。煎堆扎粽,样样都好。”这是一首在梅州客家地区流传许久的关于赶圩的童谣。上百年来,每逢圩期,梅州乡镇里万商云集,大街小巷中,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梅州群山环绕,过去交通不便,导致信息闭塞,往往人们很少有机会接触到最新的事物、最潮的玩意,而这些一般会在圩场出现。在省、市边界的圩市尤为热闹,不同地方的文化、习俗在人们赶圩时潜移默化地相互交流和影响,“赶圩”成为旧时乡村客家人生活中最时髦、最有趣的活动之一。

  然而,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人群往城市迁徙,乡村独特的“赶圩文化”慢慢衰落,圩市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赶圩成为上一代人回忆里的场景。为了寻找记忆里的圩市,住进高楼、享受着便捷购物环境的人们,特地回到家乡,去寻找乡镇圩日文化中那种独有的“土热闹”。

  ●南方日报记者 黄思华 通讯员 翁尚华 陈晓光 摄影:何森垚

  圩日赶集忙 商贸娱乐两不误

  “卖桃卖李卖朱梨,椎髻村姑结队齐。风雨赶圩三六九,隔宵先问价高低。”古代的一首竹枝词,生动地描绘了客家妇女挑果赶圩的场景:你挑担,我拉车,三五成群,慢慢地往圩镇的方向聚集。

  在旧时的社会里,因为地处山区,交通不便,远离城市的人们难以出城购物,人们出一次门,所需花费的时间、精力、财力超过了收入。为了满足人们日常生活的需要,让村民能一次性、大批量购置各种所需的物品,在各个农村地区便出现了集市。

  在粤、桂、赣﹑闽等地区的乡村,古代便有了赶集的习俗。钱易的《南部新书》里有记载:“端州已南,三日一市,谓之趂虚。”柳宗元《柳州峒氓》一诗中的“青箬裹盐归峒客,绿荷包饭趁虚人”,也是对集市的描写。可见,农村集市(古书中作“虚”)的存在已有长远历史。

  在客家地区,一般把乡镇称为圩,把约定俗成的集市交易称为“圩日”,人们到集市上交易、办事,就叫赶圩,也有一些人将买卖商品的地方叫做“圩(墟)场”。范成大的《豫章南浦亭泊舟》诗中,便有“趁墟犹市井,收潦再耕桑”的描述。

  根据客家地区约成规定,圩日一般是3日一圩。按农历来算,有“一四七”圩、“二五八”圩、“三六九”圩。此外,也有5天为一轮的,分为“一六”圩、“二七”圩、“三八”圩、“四九”圩和“五十”圩。一般而言,两个相邻的圩镇,圩期都不会重复,以便让买卖双方有更多的交易机会。

  在圩日那天,不仅有农户从深山里出来,将自产的商品出售;也有一些商贩把城里的商品运到圩场高声叫卖,而需要购物的村民们憋足了讨价还价劲往圩场赶。

  “因为交通不便,所以参加赶圩的人群一般天没亮就出发了,然后步行一两个小时到达圩场。”今年60多岁的张义芳在松源圩镇住了大半辈子,对于小时候赶圩的记忆非常深刻。

  对于赶圩人群的说法,还有一种是,从远道而来的商贩会在圩日的前一天,即“圩上日”,到圩镇先落脚,如此一来则能在第二天早上在圩场上占一个好摊位;在圩日的第二天,即“圩下日”,商贩便进城采购或补货,为下个圩日做准备。

  有趣的是,大多乡镇的圩场都会约定俗成地按照分类来摆放商品,有卖粮食方面的“米行”,卖牲畜类的“鸡哩行”“猪哩行”,卖服装类的“布行”等,每个人按照指定的区域就地摆摊,买方也可以就近货比三家。

  “因为出来一趟不容易,所以村民们都会一次性将几天所需要的食物、衣物等买回去,有些卖东西的农户也会就地补齐所需的生活用品。”张义芳说。

  对于形容圩场的大小,客家话里还有专门的名词。一般来说,人流量大、交易量多、散圩晚的圩,客家语言里叫“老虎圩”;人流量小、交易量少、散圩早的圩叫“黄擦圩”(书面语“蟑螂”,客家人叫“黄擦”),这种圩一般到中午12点前就已经散圩,在圩场上已见不到多少人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圩日除了商品交易,杂技、歌舞表演等文艺演出也会在一些圩场出现。因为这天是人口最聚集、气氛最热闹的时候,想卖艺赚钱、提高名气的表演团队也会到圩场,吸引众人围观。“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在以前精神生活、物质生活不丰富的情况下,赶圩算是少有的乐趣之一,热闹程度堪比北方的庙会。”张义芳告诉记者。

  圩市胜转衰 年节假日方成气候

  在梅县区松源镇,其圩场有着100多年的历史。松源圩镇居委会主任王映元介绍,松源市场开发很早,到民国初年已形成“三圩”“三市”的商贸格局,分别为平围老圩、宝坑圩、松源新圩,以及新南市、怀仁市、桥市。

  旧时,在众多乡镇中,松源镇的圩场算是交易量较大的圩场之一,被称为“老虎圩”,人流量在高峰时期有好几万人。因为地处两省交界,松源镇成为了粤闽两省五县(梅县、蕉岭、武平、上杭、永定)八乡镇(松源、桃尧、隆文、蕉岭南礤、福建象洞、中都、下都、洪山)的主要商贸集散地。

  而在城镇化发展、物流便捷的今日,还有一些当地人几乎逢圩必赴。因松源镇的圩日是“三六九”,一个月有9个圩日。当地人便戏称逢圩必赴的人为“九圩公”“九圩婆”。

  谈起松源圩的变迁,当地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清朝年间,松源的圩场一开始设在了五星村,由于圩场位置较偏、面积狭小,加上有恶霸占市、管理不善,圩市的发展状态并不是很好。“当时松源镇出了一名翰林,名为王利亨。”王利亨的后人王忠文告诉记者,知道此事后,王利亨主张平息矛盾,迁建松源圩场。

  1832年,在王利亨的支持下,新圩建成,地址改在了大桥旁边,既方便交通,又能灵活扩大面积。

  随着人口的增长、商品经济的发展,圩镇周围常住人口达到了2万多人,而松源圩的面积也从解放初期的0.3平方公里扩大到改革开发后的3平方公里,1200多间店铺林立其间。

  “上世纪80年代的松源圩非常兴旺,很多农民都会到这里做买卖。人多的时候,人在里面必须侧身穿插而行,桥上也站满了人,导致通行缓慢。”王忠文说。

  记者发现,无论是之前建的新圩,还是扩大后的圩场,都是朝着桥梁的方向更加热闹。“上世纪70年代只有一座桥,改革开放先后有了另外两座新桥,但如今只有到节假日,桥上才会出现一如往日的堵塞情况。”王映元说。

  有趣的是,在松源镇开年走亲戚之时,圩镇上的摆摊位置还会发生变动。据松源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过年时,哪一个村落过“月半”,往那个村落方向的街道就会摆满摊位。

  由于赶圩的人很多,圩场附近饭馆也陆陆续续增加了不少。“人们通常会在圩镇上吃完午饭再回去,所以仅松源镇周围就开了近百家饭馆。”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说。

  此外,圩日“相亲”也是客家人的一个风俗习惯。以往,不少客家男女婚嫁由父母做主。在媒人的牵引下,双方父母带上各自的儿女在圩镇上的小饭馆会面,“相对眼”后便商定婚嫁日期。

  因而,圩场不仅仅是以往村民商品交易的场所。人们在小饭馆里高谈阔论、在文艺台前欣赏演出,赚得几日的生活费,交上几个外地的朋友,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习俗、不同的思想在这里相互碰撞、彼此交融。

  随时代变迁,即使摆卖的内容在改变,不少乡镇的圩潮在衰退,但目前仍有不少客家人坚持在圩日到圩场上进行商品交易,客家乡镇的圩日文化还在不断地传承。

  政府重搭台 发展边贸经济

  汽车驶出高速路口不过几分钟,记者便在马路上看到广福镇的圩场。在圩场街道的两边,各挂着“广”和“福”两个红字。农历五月十七刚好是广福镇的圩日,圩场一条街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广福镇宣传委员谢院新告诉记者,这条街道的左边方向是广东省,右边方向便是福建省。蕉岭广福镇,顾名思义,就是广东和福建交界处。东北两面分别毗邻福建武平的岩前镇和中赤乡,西接平远县泗水镇,南接该县的文福镇。

  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广福圩市有别于周边镇、乡的圩市衰落状况,不仅没有随着高速公路的建设、城镇的发展而变得寡淡,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圩市的热闹程度有增无减。

  朱小良是福建岩前人,来往广福赶圩做买卖已经好几年了。在他的摊位上,摆着有他批发的香菇、木耳、灵芝,自制的咸鱼,以及从家乡收购的一些农特产品。每做一桩买卖,他都会认真地拿着笔在一个小本本上记清楚卖出的商品和价钱。

  以往,从岩前镇到广福镇的国道不好走,朱小良每逢圩日,凌晨四五点就要从家里出发,一路颠簸。他坦言,之前的生意不好做,不仅周围乡镇的圩日都要赶,不是圩日的节假日也要早出晚归。

  而今,国道G205已重新铺建,平坦、宽广的马路让来往广福镇的车辆便捷了不少。“我从家里出发,来到广福圩镇不到15分钟,不仅如此,来赶圩的人也随之增多了。”朱小良对于交通便捷带来的生意欣喜不已。

  近年来,广福镇党委政府提出了“边贸强镇”的口号,积极完善圩场基础设施。据谢院新介绍,广福圩现有建成面积2000平方米,从原有的几百平方米扩建至今,其中包括一条街道、一个集贸市场、一座桥、一个公园、一个广场、一个垃圾场等,圩场的交通、环境卫生大为改善。

  目前,为落实“六个一”建设项目,广福镇正加快编织规划,对于圩镇新街、老街的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也进一步促进了边贸经济的发展。

  活跃的边贸促进了当地政府和群众与周边地区的交往。该镇民间与周边地区通婚的极多,圩镇附近,姓氏繁杂,许多都是从外地特别是福建嫁到该镇的“外来媳妇”。

  近年来,广福镇充分利用当地边贸和与周边地区交往活跃的优势,一方面大力调整农业结构,发展经济作物,丰富农贸市场产品;另一方面努力打造“亲商、安商、留商”的良好环境,积极招商,发展经济。

  这个独特的地理环境,也使得广福圩日的供求关系网几乎兼容了两省交会地带所有产品和人群,圩日买卖囊括这个交汇处的各类产品,互通有无,调剂余缺。

  来这里做买卖的“赶圩人”,虽然来自不同的行政辖区,但语言相通,笑脸相迎,诚信交易。拉着特色产品前来的人,想趁着圩日卖个好价钱;提着货篮前来淘好货的人,想趁着圩日赚个物美价廉。

  ■链接

  圩市的起源

  原始市集在发展过程中分为两条线,一是城市,一是草市,二者往往互为补充。根据沈祖村《草市概说》中的观点,草市是指相对于城市的城中之市而言的乡村集市,它是原始市集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分支。

  关于市的起源,有各种传说,《吕氏春秋·勿躬》:“祝融作市”。《易·系辞下》:“旧中为市、致天下之民,交易而退,各得其所。”《淮南子·齐俗训》:“故尧之治天下也……以所有易所无,以所工易所拙。”

  虽然这些记载是后人对远古时代贸易活动的追记。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人们的劳动产品有了剩余,除了满足自己的需要外,还可用来交换自己所需的其他产品。但这种市是野市,无固定的地点,在野外便可进行。

  离城较远的居民,由于空间距离的限制,他们不会或极少到城里去买卖货物。再则城中之市,管理太严,有市卒守门,定时启闭,并要征收商税,因此一般老百姓要交换产品,则在城外自发地进行交易。当然,他们会选择人口相对稠密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因为那里成交的可能性大些。

  随着交易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再约定交易的时间或三日一次,或五日一次或十日一次,这样,草市便逐渐形成了。

  草市这种习俗沿袭至今,在各个地区有不同的名称。广西方言叫“赶摆”,四川、云南部分地区、贵州等地叫“赶场”,中原地区称作“赶集”,云南等地还叫“赶街子”,福建、江西、湖南等地叫“赶好”或作“赶墟”,也叫“上好”或“上墟”。

  在乡村集市,人们除了一些必要的商品买卖外,还要借此机会办其他事并了解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有的还要进行一些娱乐活动如进茶馆、饭店、看电影、看录像、打牌等。

  作为一个农业大国,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草市在广大农村地区的经济交流与发展中功不可没,它与城市双峰并峙,对市场经济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编辑: 马吉池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