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 梅州新闻

客侨与海上丝绸之路⑥|几行家书抵万金 一纸侨批家国情

2017-10-18 15:08 来源:南方日报 陈萍

一封封泛黄的侨批一字排开。受访者供图

梅县籍华侨杨露义寄回的侨批,字里行间写满对嫂子和侄子的关照,几十年如一日。受访者供图

侨批的内容包罗万象,这是松口侨批“屋宇改格图式记”。受访者供图

梅州市侨批档案馆馆长魏金华在介绍侨批档案。受访者供图

  泛黄的信纸上,清秀的字迹饱含深情:有铿锵的爱国之情,也有对妻儿的浓浓思念,更有远在异国他乡的华商对诚信经营的坚守。一封薄薄的侨批,一头牵着羁旅异乡的海外赤子,一头连着翘首以盼的故土亲朋。

  著名的国学大师饶宗颐认为,侨批可以媲美“徽州契约”,并题词以“海邦剩馥”誉之,又言“盈天地间之一切资料,无非史也”,其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不言而喻。

  侨批为海外华侨搭建了一座与家乡父老沟通的桥梁,也见证了“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华人华侨与家乡之间紧密的人文交流。

  ●南方日报记者 陈萍

  由来

  寄款赡养家乡亲人

  走进梅州市侨批档案馆,三面墙上都分类装裱着来自不同家族的侨批。这些侨批,字迹有的洒脱、有的工整,行文有的朴实动人、有的文采飞扬,每一封侨批的背后,都有一群人的家国故事。

  有侨才有批,侨批的产生与水客的出现原因相似。“早期的海外移民,出国前都生活在以家族为中心、以家庭为本位的宗法伦理社会,深受传统儒家思想和小农经济的影响,普遍存在‘百善孝为先’和敬重同族同宗长辈、亲人的孝悌观念和血缘意识。”梅州市外事侨务局副局长邓锐说,正是基于此,他们对父母、妻儿和其他亲人的责任的一种具体体现就是——源源不断地向家乡眷属提供养家和其他各种生活费用。

  据历史记载,为了从道义及行动上承担起对家庭、亲人的责任和义务,许多初抵南洋谋生的移民,当其到达目的地以后,不管自己境况如何,都首先要给家里寄平安批,侨批里既用文字向家人禀报平安,叮嘱家人保重身体,和睦相处,共渡难关,同时会附上一点钱或物品,用文字和钱物来传达信息。

  “侨批业是由水客业发展而来的,一般说来,侨批业的出现是在水客产生之后。”邓锐介绍,明、清时期,沿海人民出洋谋生多,他们与家乡亲人联系及寄送安家费,多靠随轮船往返的水客代带。随船的水客数以百计,代带的信款成批到达家乡,使“批”成为华侨寄信款回乡的代名词。时人称寄款为“寄批”,回执就称为“回批”。

  看着一张张侨批,眼前变浮现出这样的场景:水客一户一户登门向华侨揽收现款,在各乡亲委托交银款时,清楚地写明所交家属姓名、地址及银数若干,并加上简单附言,往往是万缕思念化为寥寥几句。

  侨批寄抵国内后,由熟悉可靠的“批脚”逐户按址送交,及时收回批,寄返海外,仍然是一户一户地登门交还。“所有这些服务既非银行繁琐的手续所能办理;还由于其书信书写简单,荒村陋巷,地址之错杂,也非邮政所能传递。”梅州市侨批档案馆馆长魏金华说。

  因此,侨批的出现,带动了许多行业的产生与发展,侨批业主要承寄的是信、物和侨汇为主的行业,因此,侨批业也是侨批衍生出来的行业。

  广东侨批主要由五邑银信、潮汕侨批、梅州侨批三部分组成,其中,五邑地区拥有4万多封银信,潮汕地区10多万封,由于梅州的侨批大部分在民间,数据较难统计,其中集中的有2万多封,大部分收藏在梅州市客侨博物馆内。

  发展

  出现专业机构侨批局

  在《潮州志》中,侨批业被归入了“商业”,它不仅是一种社会现象,其背后更有复杂的体系和机构,侨批是华侨“商业”思想的衍生物。

  在学术界广泛流行的基本演变是:华人向东南亚移民—移民向中国汇款—水客出现—侨批业市场出现—侨批局产生—侨批局兴盛—侨批局被取消。侨批业经历了从民信局、水客、侨批局、邮政、银行五个阶段。

  15世纪初,随着社会生产力和商品经济的发展,在我国南方沿海、沿江商业比较发达的城镇,出现了少数专门收寄商民邮件、办理汇兑等业务的民信局,并陆续扩设于内陆各地。至光绪年间,全国大小民信局已发展到数千家,并随着沿海居民出海者日众,出现了侨批,出现了专门办理华侨书信、汇款的侨批局。

  侨批局是顺应市场需求的产物。清代开放五邑商埠以后至民国初期,出国侨胞激增,侨胞需要回寄的款项、物品数量也越来越庞大,侨批成批地增加,单靠“水客”操作已经让人感到不便,于是产生了侨批局。据1993年版的《平远县志》记载:1900年,平远富商姚德胜开设“大和当”兼办侨汇解付,1905年丰顺汤坑镇的“协记”也有侨批业务,不过两家都不是专营侨批业。据史书记载,1914年,梅县有5家批局,到1920年发展到40多家。

  侨批局,是经营侨汇业务的行业,它在海外坐庄收汇,在国内有联号(或代理店)解汇,它的经营网络也具有明显的国际性。商办“批馆”或“批局”受“批”业务日益发展,机构也逐步完善,在海外及国内各设分号,在海外他们通过多种形式收批,在国内亲手将信件送到收信人家里,并等待“回批”,将回批送回寄批者。

  “在海外,各个行帮有各个行帮的侨批(信)局,不少还兼营了旅业,行帮的侨批(信)局凭借乡谊进行招徕或延揽水客,水客与侨批(信)局互相吸引,开展合作,以此扩大业务。”邓锐说,侨批局除了传统的业务外,还开展“赊借”业务,就是相当于现代的借贷。垫汇的时间为三天,即先付汇,三天后收钱,若汇款人与信局往来悠久,还可以将除汇“正期”延续到15天,即先付汇,半个月后收钱,不另收利息,不需文字凭据,口讲为凭。

  随着侨运的不断振兴,尤其是商业、海运业迅速兴起以后,世界真正进入了货币流通时代,侨批已完全变为金融流变的一种渠道,华侨商业思想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出现了如红头船主本身就是经营侨批业的大户;做南北交通生意的也是经营侨批业的大户;东南亚各地的批馆,利用侨批金融扩大商业贸易;不断壮大自身的财力,使不少小批馆摇身变成了大批局……

  据魏金华介绍,在20世纪初叶,海外做侨批生意要能成功,必须守信,诚信经营,一般须备足三笔本银:一笔由银行押底,一笔预先垫付批银,一笔在货物销售以前,先发批到侨眷家里,只有如此雄厚的经济实力,才经得起激烈的商业竞争。

  价值

  足以媲美“徽州契约”

  2012年,侨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2013年,侨批档案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侨批得到海内外专家的高度赞誉,著名的国学大师饶宗颐认为侨批可以媲美“徽州契约”,他评价侨批是“继徽州契约文书之后在历史文化上的又一重大发现”。

  有人将侨批与欧洲的书稿进行对比,认为两者均是保存记忆文化的载体,是宝贵的遗产,但欧洲的书稿是由一个人或几个人写成的(例如莎士比亚的作品),侨批则是由一群人共同书写的。

  侨批不仅是一张张汇款凭证,而且是历史真实的见证,也是研究中国近代史和华侨史的重要文献,为海内外研究中国历史的专家学者提供丰富翔实的历史资料。对梅州人民来说,则是了解家情、乡情,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

  “侨批所维系的不仅仅是一种经济关系,同时也是一种亲情关系。”专家表示,侨批有信、有钱、有物质,钱和物是汗水换来,信是真情写就,反映中外历俗、乡思亲情、侨汇金融,内容甚丰。

  在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内,右边的墙上挂着梅县华侨杨露义的侨批,经魏金华介绍,他的侨批一共有87件,里面记录着从1918年至1946年长达28年的时间里,他对家嫂和侄子的照顾,虽然在这期间他没有回过家,但他从未停止对嫂子一家的经济和精神支持,“他的哥哥很早就不在了,但他没有就此放弃照顾哥哥的家人,以此为己任,体现客家人不论身在何处,不忘家人、有情有义的传统美德。”

  侨批创造了三个“世界上独一无二”:一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侨批的历史之长,规模之大,浸润着中华文化,其文化色彩之浓郁,世界上独一无二;二是从数量来看,侨批的数量之多,侨批的经营者数量之多,侨批局的数量之多,世界上独一无二,只有广东、福建、海南等省特有;三是从侨批的解送情况来看,侨批不仅有水客单独解送的私人行为,有几个水客组成的小集体的解送行为,更有侨批局的有组织的解送行为,他们在海内外民间创办的侨批特殊邮路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侨批不仅具有历史价值、现实价值,还有审美价值、伦理价值。过去出去的华侨很辛苦,但是他们仍不忘寄钱回乡帮补家中生活,侨批上有各种各样的邮戳、批号、货币等,都是非常特别的,另外,侨批都是用毛笔字写的,侨批中优美的毛笔书法,很好地展现出中国的书法艺术。”邓锐说,侨批中的许多价值仍有待开发。

  侨批对金融、邮政、海内外交通、华侨史的研究都极其重要,尤其是金融和邮政。在银行和邮政没有出现之前,侨批其实就具备了这两项功能。侨批是银和信合封,银即是金融,信则是邮政,可以说侨批的出现推动了国际金融的发展。

  ■侨批故事

  爱国商人钟银昌:

  身绑银元秘密“运钞”

  钟银昌出生于1910年,幼年丧父,从小便尝到了失去父爱的痛苦。母亲一人含辛茹苦,拉扯兄弟姐妹五人,生活十分艰辛,经常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2岁时,钟银昌经亲友介绍到汕头市一间杂货店学做生意。小小年纪便出外谋生计,担起了养家的责任。到了店里,刚开始只是做些烧水煮饭、打扫卫生等杂活儿,但他对待工作认真负责,伺候老板,对待顾客彬彬有礼,勤学苦练,不懂就问,深得老板和邻里的赞许。

  有一天,钟银昌对老板说,他想读书,将来好帮老板记账算账。老板也很喜欢这个聪明好学的孩子,支持他读夜校。勤奋好学的钟银昌在夜校就读期间练得一手好字。不久,老板看他人缘好,又可信可靠,有能力,有信用,便叫他单独到湖南长沙、上海和香港等地采购商品。十多岁的钟银昌毫不犹疑地接受任务。在各地办货的过程中,他结识了不少政界、商界和教育界的朋友,这也为他今后的经商事业打下良好的基础。

  此后,钟银昌在汕头杂货店经营中全力协助老板,从外出采购、进货、验收、发货、算账以及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等方面,都学到不少东西,开始了他人生的另一个征途。通过不断的探索,他瞄准了道路,经营侨批业。

  在抗日战争期间,钟银昌与账兰、孙城曾、刘锦鸡和林季植等好友在部关创办了“侨兴行”公面,利用东兴邮路,在广东、广西、湖南等省设办事处或商号。由于钟银昌诚实守信,热爱祖国,中共地下党组织经常将掩护地下党撤退,资金转移等秘密、复杂、繁重的任务交给钟银昌。

  有一次,地下党组织要将一笔银元从韶关转移到重庆急用,当时的地下党组织找到钟银昌,钟银昌找到当时的国民党军队一个梁姓的军需处长,由于一直有商业往来,他们深深了解钟银昌的为人,同时又是老乡,军需处长给他开具了介绍信和军服。钟银昌冒着生命危险,为了不暴露目标,将所有银元用胶布缠在身上,开始了危险的押“钞”行动,从韶关—湖南—广西—云南—贵州—重庆,在重庆上船后,搭乘人力车时还闹了一个笑话,到达目的地时,人力车夫认真地端详了钟银昌说:“老哥,你人又不是那么高大,为什么那么重呢?”一句话使原本高兴的钟银昌将心都提到了嗓门上,非常担心,幸好接头的人到了,钟银昌心里的那块沉重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钟银昌等人结束了侨兴行的经营。不久,钟银昌又与孙城曾、黄开万、谢淡秋、刘锦鸿、李喜渊、林季桢等好友创办“正丰庄”,总部设在香港,在泰国、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各国以及毛里求斯设立正丰庄分公司,经营侨批业,开展收汇活动,在省内侨属较多的汕头、梅县地区设立分公司,进行侨批的分发。

编辑: 马吉池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